1. 
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1. 当前位置:弘善佛教 > 禅宗 > 禅宗文化 >

                  究竟是“禅茶一味”还是“茶禅一味”?

                  [禅宗文化] [投稿] 放大字体 正常 缩小 关闭

                  :究竟是“禅茶一味”还是“茶禅一味”?

                    有学者提出“禅茶一味”与“茶禅一味”是有区别的,甚至还解读出两种意思来。其实,“禅茶一味”之说与“茶禅一味”之解均是一回事,两者没有差异,没有分别,无需执着于究是“茶”在前,还是“禅”在前。正所谓茶心与佛心,何异又何殊?如果有分别,只是两者意同而叫法不同。对它的注解应该都是“具有同一兴味”。这样的“兴味”,不可把“茶”和“禅”分为和确定究竟谁是从属关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如果从佛教[尤其是禅宗一脉]背景讲,佛教对推动茶文化的发展产生举足轻重的作用,有着特殊的贡献,讲成“禅茶一味”,这是无可厚非的;如果从中国茶文化五千年的大背景来论之,“禅”只是在融儒释道三教文化中佛教文化的其中一支——禅文化,讲成“茶禅一味”,也是无可非议的。若非要分出两者的前后关系,也只能说这是禅者和茶者对两个层面上的不同叫法和区别,所谓“名虽有二,体本同一”。但也有学者在对待“禅茶文化”和“茶禅文化”的说法上,主张采用统一“茶禅文化” 叫法,本文以为实在没有这个必要[如同大陆叫“熊猫”,台湾叫“猫熊”,所指东西是一致性的]。目前在中国佛教界,对“禅茶一味”之说,说成“禅茶一味”者有之,说成“茶禅一味”者更有之。已故中国佛教协会会长赵朴初先生就喜欢叫“茶禅一味”,并以此题字,常见于各寺院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实际上,“禅茶一味”论,犹如禅门“定慧一体”论。禅宗以为,“以定慧为本,定慧一体,不是二;定是慧体,慧是定用”。“定慧犹如何等?犹如灯光。有灯即光,无灯即暗;灯是光之体,光是灯之用。名虽有二,体本同一。此定慧法,亦复如走。”[《坛经》]以此也就能说明禅和茶为一体[一味],即茶之时禅在茶,即禅之时茶在禅,会得此意,即是禅茶等学也。如此,内外一种,禅与茶抑或是茶与禅即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禅茶与一味抑或是茶禅与一味,并不表示禅和茶两者完全是同一之物,它只是表示茶和禅的统一性,表示两者相互渗透,相互依存。禅和茶的关系是体用关系,体用一如。为了说明体用关系,六组慧能以灯和光的关系加以形容,实则也从另一层意义上说明禅与茶的体用关系。同时慧能对这种体用关系不能以先后来理解发出警告:“学道之人莫作意,莫言先定发惠,先惠发定,定惠各别。”[《坛经》]禅又何尝离于茶,茶又何尝离于禅呢?

                    既然禅和茶在此时此刻,在你的心中两者本来不二,自是“一味”,自是“同一兴味”了,还有必要去区分“茶”和“禅”谁先谁后的问题吗?类似这样的问题,长庆慧棱禅师曾告诫说:“一时坐却。”两者都不得有执着。禅没有先后或对比问题,禅是不落入任何对比性的情境,所以,我们没有必要被禅、茶的先后问题牵引这走,所谓“禅既是茶,茶亦是禅”说得极是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“茶禅一味”已是一法,如果非要“于一法中而生二见”,那就是在“茶禅一味”之法中非要生出两种知见,实在是不合大乘之教。禅宗说法,自古不被其文字所束缚,也不可执着于文字。因为有心,茶可以是禅,禅也可以是茶。没有对与错,没有先与后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还是回到主题上,究是“禅”在先,还是“茶”在先?一起截断,一起抛却,不可着“相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——摘录自舒曼《“禅茶一味”综述》

                  精彩推荐